笔趣阁 > 麻衣神算子 > 第2392章 就喜欢这种直接

第2392章 就喜欢这种直接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麻衣神算子 !

    看到啼仑释放了自己的力量,两个执法长老也是稍稍露出一丝的忌惮来。

    其中一个执法长老就问啼仑:“怎么,你还要代替执法处行事吗?”

    啼仑没有理会面前的执法长老,而是看向常鶎那边说:“堂主,你们也知道,李初一是静神交给我的,静神的人,不能在我手上出事儿。”

    常鶎“哦”了一声说:“静神,静神又怎样,就算我杀了李初一,她敢对我动手吗,我背后站着的,可是永恒神和无限神,可是信仰之神。”

    常鶎继续向我靠近,两个执法长老也是步步紧逼。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嗷呜”的银狼叫声。

    接着一道银光落下,直接对着常鶎撞了过去。

    常鶎拼劲全力去挡。

    可身体还是倒飞出去数百米,然后撞到擂台上,把擂台上的黑暗元心力量都给撞破了,那擂台瞬间碎出一个巨大的裂口,而且不再自动修复。

    银狼低着头,看着破碎的擂台处,发出“呼呼”的低吼声音。

    接着我就看到尘谣从天而降,一身青色的纱裙格外的美艳。

    她坐到银狼的后背上,然后看着常鶎的方向说了一句:“你去问问永恒神、无限神,他会为了你这种弱小实力的人,而为难我吗,神星城,在黑暗元心之中,不过一丁点的小地方而已,即便是我让它从黑暗元心中消失,永恒神和无限神,也不会拿我怎样,因为我是古神,你不明白古神二字的份量吗?”

    尘谣身上的威严缓缓散开,周围的人全部跪了下去,在那些威严的压迫下,每个人都抬不起头来。

    只有我、徐铉和王俊辉三个人幸免。

    两个执法长老早就匍匐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很快尘谣就收回了自己身上的威势,然后看着常鶎的方向说:“我再说一遍,李初一他是我的人,我让他来学武堂学习,是你们的荣幸,神星城,任何一个家族,胆敢再对他行暗杀之事,那他整个家族就跟着一起消失吧。”

    众人全部愣住了。

    尘谣从银狼的后背上下来,然后缓缓走到我身边说:“吓到了吧。”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十分的温柔。

    说着她还主动拉起了我的手,这让周围的人羡慕不已。

    而我心里则是一阵无奈,我是静神养的小白脸的事儿,这算是彻底坐实了。

    不过我却拒绝不了尘谣的温柔,因为我觉得这温柔很熟悉,在很久很久之前的黑暗元心,好像就有人这么对过我。

    我对着尘谣说:“我没有被吓到,我也没什么事儿,但是我觉得学武堂已经没有能学到的东西了。”

    说着我看了看啼仑。

    我心里清楚,尘谣送我来学武堂的目的,就是啼仑,而啼仑身上的本事都是我教的,我觉醒了那部分的记忆,学武堂已经不重要了。

    尘谣对着我点了点头说:“好吧,你既然不想留在这里,那就跟我走吧,不过我们暂时还不能离开神星城,有些事儿,我还没有办完。”

    我点点了点头。

    接下来,徐铉和王俊辉也是向我走了过来。

    娍青愣了一下说:“我也想要退学。”

    尘谣笑了笑说:“你还是回去找你父亲商量一下吧,我有空的时候,会去你们家的。”

    娍青当下惊喜无比,同时伸手摸了摸胸前的吊坠。

    接着,我们便乘着银狼离开了。

    我问尘谣,接下来我们去什么地方,尘谣就说:“先在静庙待几天,我在城中还有些事儿要办,然后我们去九子禁地那边。”

    我疑惑道:“你要进去?”

    尘谣就说:“进去?我还不想死,那地方即便是我,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到了静庙,尘谣让王俊辉和徐铉先回他们自己的房间,然后又让五羯给了两个人一些修行的资源。

    见状我就问:“我的呢?”

    尘谣道:“少不了你的,你救过我的命,好处什么时候能少过你的呢?”

    我救过尘谣的命,她一直这么强调,难不成当时飞船中的尘谣,真的奄奄一息了?

    她这么强,又是什么让她变成那样的呢?

    正在我思考这些的时候,尘谣又对我说:“好了,你跟我出一趟门,为了不引人瞩目,我们打扮一下。”

    说罢,尘谣手一挥,我们两个就换了一身穿着。

    模样的话没什么变化,不过这穿着很是普通,把我们样貌也就遮盖住了一些,我们走在街上,也和普通人差不多了。

    不会引起众人的注意。

    我问尘谣去什么地方。

    她就说:“去娍家,他们家族的合成内丹很多,不过最级别的,也就一千星,我们去找他要一点。”

    我说:“就干要吗,这样不好吧。”

    尘谣说:“我会把娍青脖子上的吊坠秘密告诉她,那东西可以帮她快速修行,算是我们静神家族的恩赐吧。”

    我道:“那要不你也给我一个吊坠?”

    尘谣说:“你不需要。”

    我们没有再废话,一起出了门。

    为了不引人注目,银狼自然没有跟来,而是在静庙待着。

    我的话,也是把燕刀给我的马车拿了出来,然后放上一颗静态果实,我们便向娍家去了。

    到了娍家的家门口,我们就被两个护卫给拦住了。

    他们见过我,见是我,就说:“我们大小姐还没有从学武堂回来,你有什么事儿到学武堂……”

    不等那护卫说完,他就愣了一下,然后说:“我们家主请你们进去。”

    尘谣笑了笑。

    很显然,刚才尘谣用意识联系了娍爵,而娍爵又联系了看守的护卫。

    很快我们就到了娍家家主的阁楼前,娍爵已经屏退了所有人,亲自在那迎接。

    看到我们之后,还恭敬地把我们迎进了阁楼。

    来到他的房间,他才毕恭毕敬对着尘谣行了一个礼。

    尘谣说:“去把你家的丫头叫回来吧,我有事儿和她说。”

    娍爵立刻说:“我已经安排人去叫了。”

    而我不由愣了一下,因为“丫头”二字让我想起了李蒂凰,还让我想起了徐若卉。

    尘谣继续对娍爵说:“我需要一些内丹。”

    娍爵说:“多少,您尽管说。”

    尘谣道:“这样吧,李初一在神星城修行这段时间,需要的内丹,全部由你们供应。”

    这也太直接了吧,不过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