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 586出手 六

586出手 六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

    「这里很安全没有人会伤害你.在这里,你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大灵神将.」

    张荣方的声音不断化为丝丝无形触须,透过血液,钻入正在对抗血液腐蚀的奥都娜耳中。

    她心神开始微微迷糊,摇晃,身上灵线的沸腾挣扎,也开始慢慢无力。

    嗡!!

    但瞬息间,一点银光从她眉心间骤然亮起。

    银光化为冲击波,飞射而出穿透前方血水,狠狠刺向张荣方。

    张荣方本已经感觉不到动静,以为暂时控制住奥都娜,正准备将其彻底腐蚀灭杀,然后离开支援。

    忽地一道银光从他脸侧擦过,划破其面颊,带道细细血口。

    血水从伤口缓缓渗出,他轻轻伸手,沾点血水,放入嘴里。

    「不能愈合?」张荣方脸勾起一丝冰冷的笑容,看向被莲台封锁桎格的奥都娜。

    此时整个莲台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血液一圈圈往外散发波纹,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爆发冲出。

    颤抖越来越强,越来越无法抑制。

    终于轰!!!

    一道银光从中爆射而出,刺穿莲台血液,打在一侧山壁。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密密麻麻的银色光柱从中心爆射来,转瞬便将血液莲台破坏得千疮百孔。

    「张荣方!!我承认小看你了。但从现在开始,这样的错误不会再犯了。」奥都娜从鲜血中间挥斩战戟,撕裂莲台,一步步走出。

    她此时全身笼罩着一般无形厚重的强大气流。

    那气流看似强横,但却丝毫不影响周围地面石头。

    而在张荣方感知视觉中,不断旋转,席卷,宛如沸腾的水流。

    气流扭曲着光线,扭曲着风声,干扰着他对周围切的感知。

    「这就是大宗师的心神攻势??」张荣方眯眼问。

    「心神攻势?」奥都娜不屑的笑道:「看来你师傅什么也没教导你啊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今天之后,你知道与否,都没意义了。」

    她抬起战戟。

    唰!

    战戟刀尖指向张荣方

    「奉灵何在?」猛然间她厉喝一声。

    轰隆!

    随着她一声大喝,她周身环绕的无形气流飞速转化,其身皮肤也飞快钻出大片银色灵线。

    灵线流结合轰然编织成一头巨大银色飞龙。

    飞龙高六米,有双翼,蛇颈,双眼纯白,张口发出无形吼叫。

    「九龙飞灵戟!」

    奥都娜高举战戟,同样双眼化为纯白。

    「杀!!」

    她挥动战戟。

    同一时间,那银色飞龙也猛地振翅。

    飞龙消失,化为银色虚雾,朝着张荣方飞扑而来。其速度竟然和灵线爆发时差不多,一瞬便有三百米!

    只是刹那,银色飞龙飞临到张荣方身前,龙口一张,咬向他头颅。

    而此时此刻,张荣方全身肌肉竟然有种莫名的僵直感,仿佛有无数细小力道从四面八方不断干扰他出力一般。

    「有意思。」

    他抬起头,直面银色飞龙白色双眼。

    那双眼睛,和奥都娜此时的眼睛似乎是样相通血莲纹路顷刻间从他背后蔓延扩张。

    张荣方豁然抬手,右臂电光火石膨胀变大,化为比他自己还要大出大截的血色巨手,猛然握住飞龙龙颈。

    嗤!!

    巨响下,龙颈处的灵线皮肤,不断如电锯,切割着张荣方的手掌。

    但刚刚切开一点皮肤,灵线便被涌出的鲜血腐蚀化为黑灰。

    然后皮肤愈合,然后又被切开,腐蚀。

    如此反复。

    时间,两人停在峡谷中僵持起来。

    银龙挣扎着,不断发出怒吼,但根本无法挣脱张荣方此时血莲化后的天生巨力天赋。

    就在这时,张荣方心中响起一点线段断的轻响。

    他眼神微变,闭目一扫。

    血腥追踪的一大片红线在其眼前浮现亮起。

    其中一根最为粗壮的红线,在此时居然一下断开。

    「那是!?」张荣方看到的瞬间,面色一下阴沉下来。

    天字院的一位血商宗师死了!?

    没有任何征兆,甚至连减弱都没来得及体现,就直接跳到了死亡这一阶段。

    睁开眼。

    他眉心缓缓浮现一枚血色晶体,镶嵌如眼。

    已经不想再和奥都娜耽搁下去了。

    尽快解决战斗。

    心中决断一下。

    张荣方双目血光更盛。

    「白鳞。」

    「在!」

    呼!!

    同一时间,四股属于神佛息神威,从他身后汹涌炸开。

    一下便冲在眼前银色飞龙身上,将其定住,同时一部分也朝着奥都娜冲去。

    「终式·神速!」

    张荣方身躯膨胀,变大,拔高,还未完全变形,人已化为淡淡虚影,消失在原地。

    「杀!」奥都娜大吼着,挥动战戟往前扑出。

    在军势的压制下她能够看清对方速度,也能反应来。

    所以!

    开始下一回合!!

    咔!

    忽地声脆响。

    奥都娜眼神一怔,僵在原地。

    她手中战戟悬半空,然后轰然折断,宛如干燥的麦秆,前段断裂从身侧横飞出去……

    轰隆!!

    同一时间,奥都娜身体倒飞而出,仿佛被一道无形巨力撞上,重重撞入山壁。

    她身后的一层层岩层被撞碎,炸裂。

    大块大块岩石断裂,坠落,瞬间掩埋她所在的位置区域。

    她只觉得浑身剧痛,一般无比恐怖的威胁感从正前方涌出。

    她想要大降神,但那股威胁感飞快消散。

    山体内部,被撞出的岩石通道内。

    张荣方一手握住奥都娜头部,将其钉在石壁上。

    他有种感觉,自己只要心念一动,就能从对方身上拉出最些东西。

    甚至,将其瞬间彻底杀死。

    而这似乎是他直没有动用过的特殊能力,灵魂掠夺带来的。

    但同样的,御敌先机也在不断警告他……

    他动用灵魂掠夺,奥都娜必定大降神。

    要用么?

    张荣方注视着奥都娜,还是轻轻松手,将其放开。

    灵魂掠夺这个能力,太过棘手,一旦动用,必定会被所有神佛嫉恨。

    到那时,说不定会引来所有神佛全力截杀。

    现在还不到时候。

    「那么下次再见。」

    噗!

    刹那间,张荣方手掌捏爆奥都娜头部。

    同时无数血液从其手掌渗出器,灌入奥都娜脖颈伤口。

    灵线和鲜血疯狂抵消,冒出大片烟气。

    奥都娜正要启用大降神,但还是停下了只是一瞬间的决策错误,大宗师之间的争斗,便足以决定生死胜负。

    她好不容易复活,花了年才恢复伤势和军势,而现在……

    「期待下次再见。」张荣方微微一笑,看着对方身体被血水完全覆盖淹没。

    然后才转身走向出口。

    降神多了,果然会损伤智商啊。

    他忽然有些理解灵将们的痛苦和纠结了。

    人或许能接受自己彻底死掉,但却很难接受自己不断变蠢。

    毕竟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有尊严死去,而不是这毫无尊严的苟活。

    嘭!

    通道口的岩石被巨力撞散,露出出口。

    张荣方走进山体通道,看向远处战战兢兢躲藏在暗处的天字院众人。

    「守好这里。」

    众多,大仙观道人纷纷应声。

    等他们再抬头,眼前已再无人影。

    ********

    关渡河。

    人仙观的道人且战且退,一路拖出数公里的战线。

    直到关渡河的分部据点,才停下来,借助据点传信,坚守位置,等待支援。

    但可惜的两大天字院的血裔宗师在展开终式全力厮杀时,被其中一位圣十字星,降神斩首而死。

    单对单,只看终式,天字院两位宗师开血莲,稳稳压住对方……

    但在圣十字星开启降神后,形势彻底逆转。

    宗师开启的降神,神威压制,虽然不如大宗师灵将,但对同级别高手一样造成了巨大的战力倾斜。

    只是几十回合,便将天字院血裔宗师杀死一人。

    人仙观一方折损一位顶尖高手,其余人根本不圣十字星的对手,接连被杀。

    短短数分钟,道人们只剩下十几人,护持在常玉清等人身前。

    若非那死去的宗师,最后全身血液腐蚀一位圣十字星身体,将其打成重伤。

    恐怕他们根本支撑不到现在。

    人仙观这边死伤惨重,白十教那边一样艰难。

    整个白十教的骑士只剩下三人还在。

    弗朗塞恩和另一位圣十字星米娜,都受了一些伤势。

    而且血仙道的血液腐蚀,是无法快速愈合的。

    「很好,你们很好!」弗朗塞恩眼神微微有些疯狂,死死盯着仅存的那位天字院宗师。

    「看来我还是小觑你们。」

    站在关渡河边,注视着同样聚集在河岸远处的常玉清等人。

    「本以为区区人仙观,只不过是随手可灭小角色。我等大军压境,谅你们不敢前招惹。却没想到,你们胆子真这么大!?」

    弗朗塞恩一步步往前。

    他此时就还在降神状态,双眼泛着。

    刺目银光,身后一片片无形神威隐隐笼罩而下。

    压得周围人喘不了气。

    「你们不是很狂么!?刚才喊着,我们找死?」弗朗塞恩道,「现在看看谁找死??」

    「别浪费时间弗朗塞恩。」另一圣十字星米娜沉声道。

    「损失这么多人,必须要带回足够的战利品才是!否则大主教大人不会满意。」

    「你们以为自己赢定了??」常玉清在对面冷笑起来。

    「杀了天字院的人,师傅必定已经知晓。所以,你们死定了……」

    她知道师傅张荣方的态度的,寻常的血裔,死多少都不在乎,但宗师级的血裔,每一个都是人仙观的根本根基。

    死一个都是相当于割他的肉!

    所以师尊必定会马上赶来。

    或许这两人还以为人仙观会知难而退,或者加派宗师,做添油战术。

    但很可惜他们低估师傅身法速度,以他的速度,从观内到这里,只需要一点点时间。

    「死定了??呵呵,死到临头还嘴硬。你们观主若是敢来。大主教和裁判长大人会相当欢迎他到港口作客。」弗朗塞恩意味深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