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 第324章:疯狂大决战!赢缺身边核心卧底!

第324章:疯狂大决战!赢缺身边核心卧底!

作者:沉默的糕点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

    自从西方教廷和天空书城,罗刹女王国彻底谈妥之后,赢州一线的战场顿时变得无比惨烈起来。

    之前动用的都是常规军团而已,就连空中军团都很少出动。

    双方都没有动用真正的实力。

    但在十几天之前。

    西方教廷出动了不死族军团。

    而赢缺这边也出动了王牌军团。

    西方教廷这边出动了大量的空中军团。

    赢缺这边,也同样出动了海量的空中军团。

    顿时间,战况顿时变得恐怖起来。

    然后,伤亡数量顿时变得惊人起来。

    每天的伤亡报告,都让赢缺头皮发麻。

    当然,也同样让西方教廷的三大统帅头皮发麻。

    论伤亡数量,西方教廷可能更多一些,因为赢缺这边的武器更好。

    听上去有点荒谬,但这是事实。

    在枪支这一项武器上,赢缺全面落后于西方教廷,不是不能设计,再先进的枪支都能设计出来,但是无法批量制造,工业基础太薄弱了。

    赢缺几乎所有的兵工厂,都用来生产火炮和炮弹了。在制造最先进火炮的时候,他甚至时时刻刻都要参与,因为最关键的部分,需要用到他的控磁术。

    所以在火炮上赢缺又比西方教廷更加先进。不论是晶魔龙炮,还是常规火炮,赢缺都要更加先进。

    还有炸药方面,赢缺依旧保持了对西方教廷的稍许先进程度。

    单兵战斗力上,赢缺的军队不如西方教廷。

    常规军团不如,王牌军团比起对方的不死族军团,也稍逊一点点。

    但是论荣誉感,论勇敢程度,论战斗配合,赢缺的军队又超过对方。

    所以,打成了眼下的这个结果。

    西方教廷付出的伤亡,比赢缺方面更大。

    但是,西方教廷的军队也更多,几乎是赢缺的1.6倍左右。

    今日白天的战况,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双方的火炮,疯狂的轰击。

    天文数字的炮弹,如同暴雨一般砸下。

    双方的空中军团,漫天厮杀。

    受伤的空中飞骑,战死的空中飞骑,在某一个时间段,真的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所有亲历战场的人,都永远忘不了这一幕。

    内心充满了感慨,这才过去十几年时间,战场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变得如此的陌生恐怖。

    ……………………………………………………

    夜幕降临。

    赢缺看着这份伤亡报告,浑身几乎都颤抖了。

    伤亡太大了。

    总共三十万大军,已经损失三分之一了。

    短短十来天的激战,三万多的王牌军团,已经伤亡六千多了。

    之前的大战,赢缺身边统帅级的将领,几乎都没有伤亡。

    而这一次!

    白玉堂,生死垂危。

    鸠摩冈,生死垂危。

    厉战,生死垂危。

    余道泉,生死垂危。

    他身边,总共也就这么几个统帅,已经倒下了一小半了。

    “主君,新鲜血黑暗领域那边的复苏棺材,已经全满了,今天伤亡的要送去白骨领黑暗领域了。”申六奇小声上前汇报。

    赢缺看着这份名单,足足好一会儿,都没有喘气。

    “那,那就送去吧。”赢缺道。

    申六奇道:“但是,今天的名单上,有两个统帅,六个宗师。是不是要送到新鲜血黑暗领域那边?”

    赢缺懂申六奇的意思。

    新鲜血黑暗领域那边,复苏的速度更快一些。但是所有的位置都已经满了,如果这八个人送去新鲜血黑暗领域那边,就意味着有人要中断复苏。

    赢缺想了一会儿,道:“全部送去白骨领黑暗领域吧。”

    “是。”申六奇道。

    然后几百只空中飞骑振翅高飞,拖着几百具黑暗棺材,朝着白骨领黑暗领域飞去。

    宁道一前来拜见赢缺。

    “主君,真的需要我去参与大海战吗?是不是这里更加需要我?”宁道一沙哑道。

    宁道一大人是一个全才,他可以是地面统帅,也可以是海上的统帅。

    赢缺摇头道:“不,你依旧去海上。厉阳郡主留下来。”

    宁道一道:“可是,我们这边的统帅级人物不够了。”

    之前的战斗,赢缺失去了四个统帅级的人物。

    赢缺想了一会儿道:“让东夷帝国大将军庆喜,天空书城归降的元鹄大人,徐道宁大人,李道曲大人,张道充大人递补上去。”

    顿时间,宁道一目光微微一颤,低声道:“主君,我虽然和这些人是同僚,但是……除了元鹄大人之外,其他人臣也不能完全保证其忠诚。他们毕竟是刚从天空书城那边过来不久,这就让他们统帅一方军队吗?”

    赢缺道:“放在正常时候,当然是慢慢考验。但是现在……没有时间了。这不是普通的大战,对统帅的要求太高了,若非顶级强者,不可担任。”

    宁道一颤抖道:“那……那……”

    一时间,宁道一大人几乎说不出话来。

    片刻后,五个天空书城归降过来的长老出现在赢缺的面前,听到赢缺的话后,五个人也不由得微微一愕。

    他们这才归顺过来几个月时间而已,就让他们统帅一方军队?!

    这,这是不是太快了。

    赢缺道:“伤亡太大,高级将领,乃至统帅级的伤亡也很大。没有时间了,所以只能请你们递补上去。当然我还是要补充一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停顿片刻,元鹄等五人跪下道:“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赢缺挨个将五个人搀扶起来,轮到庆喜大将军的时候,赢缺道:“抱歉,您明明是东离王国的大将军,却也被我推上了战场。”

    庆喜大将军道:“东离王国是大夏帝国的藩属国,皈依于新天空书城,那臣自然也是您的臣子。臣不但是为了大夏帝国而战,也是为了东离王国而战。”

    宁道一朝着赢缺躬身道:“主君,那臣先告辞了。”

    接着,他朝着五个新上位的统帅躬身拜下道:“这边的战场,就有劳于诸位兄长了。”

    然后,宁道一骑着变异秃鹫离开了赢州战场。

    …………………………………………………………

    接下来,赢缺开始巡视军队,一直到后半夜这才返回大营。

    他还能躺在床上,休息大概两个时辰不到。

    厉阳郡主不着寸缕,香气凌人地缠拥了上来。

    然后,两个人非常热烈而又温柔地融合在一起。

    每一天的战场,她都是主将,也是最拼命的主帅之一。

    这种惨烈的战斗,让她的修为大肆提升。

    原本,她已经几乎是赢缺阵营的第一高手了。但芈道元魔化之后,她只能屈居第二了。

    “夫君,这样的伤亡,打破我们的循环体系了。”厉阳郡主道。

    所谓的循环体系,就是赢缺拥有两个黑暗领域,可以把垂死却没有真正死去的将士送去黑暗领域中进行复苏涅槃。

    如果伤亡小于一定数字,那这场战就能一直打下去。

    因为伤亡的将士和复苏的将士,还有新改造血脉的将士数量是平衡的。

    但是现在每天伤亡的数字,远远大过于补充的数字。

    这样拼下去的话,大约两个月时间,赢缺手中的所有军队都会拼得干干净净了。

    当然到那个时候,西方教廷的军队也拼得差不多了,最多还能剩下个小几万人。

    所以现在完全是双方意志的考验了。

    这种级别的战争,其实就很少用得上计策了,也没有什么杀手锏了。

    就是硬碰硬。

    要说杀手锏,赢缺这边也是有的。

    比如完全能量化的晶魔龙炮,连实心炮弹都不用打,直接就是能量爆炸。

    又比如巨型空中飞艇,配合全新的速射多管晶魔龙炮,算的上是空战大杀器。

    但是……都没有成军,也没有批量制造。

    数量少了,没有太大的意义。

    时间太紧迫了,而且战争说来就来,根本就不会说等赢缺准备完毕再开始。

    当然也有好的一面。

    那就是粮食和物资,几乎是源源不断的。

    整个大夏帝国未沦陷区无数的物资,近乎潮水一般涌过来。

    还有兵源,也不计其数地送过来。

    短短几个月时间,已经送来了几十万人了。

    但赢缺真的不敢让他们上战场,在这种烈度的战争中,这群人甚至连炮灰都不够级别。

    还需要再训练一段时间,然后小心翼翼地选拔最精锐的部队进入战场,但还不能参加战斗,而是参与修建防御工事,运送炮弹等等。

    总之,这样打下去,最多两个月。

    双方的军队都要打完了。

    “现在是双方意志的较量,如果大海战我们输了,西方教廷就会增兵,直接登陆镇海城,从我们的背后杀过来,前后夹击,那我们就输了。”厉阳郡主道:“但如果大海战我们赢了,那敌人就彻底失去了制海权,西方教廷就再也不能增兵了。经过了大量的伤亡,他们在大夏帝国的军队就真的成为了孤军,他们的战斗力就会大大减弱了。”

    这也是明显的局面。

    又是大海战,决定地面战场的胜负。

    忽然厉阳郡主道:“夫君,你觉得敌人知道我们已经把西方教廷的二百艘战舰全部打捞起来了吗?”

    ………………………………………………………………

    镇海城附近海域内,某一艘老式战列舰上。

    赢缺一方的海军力量,正在进行最后一次的作战会议。

    所有参会的人,也几乎精疲力尽。

    因为,已经连续开了几天了。

    而且,双方的意见很不统一。

    宁道一大人一方,认为这一场大海战,应该远离镇海城打。

    而申凌罗却坚持认为,这一战应该近海打。

    双方各持己见。

    “我再一次阐述我的观点,我觉得应该远离镇海城陆地作战。”宁道一大人嘶哑道:“首先,就算近海作战,也会远离我们的炮火,所以想要依托地面炮火的支援是不可能的。”

    “其次,一旦在近海作战,很有可能出现歼敌不彻底,导致大量的敌人成功登陆,而我们后方算是非常空虚的,一旦让敌人大规模登陆,后果将不堪设想。”

    “敌人舰队的数量实在太多了,除非在远海,我们才可能在后续的追逐战中将他们全部歼灭,一旦在近海,我们就失去了这个追逐的空间。大量的敌人可能会逃窜到陆地上去。”

    尽管这个观点已经说了很多遍,但宁道一大人还是再一次重复。

    申凌罗道:“我依旧保留我的观点,如果我们没有打捞成功西方教廷这二百艘主力战舰,那么仅凭我们的一百来艘修复后的战舰,有可能去远海对战敌人的一千六百艘战舰吗?我觉得这完全不符合逻辑,会让我们敌人看出破绽,会暴露我们的战略企图,甚至会暴露我们隐藏的这二百艘强大舰队,会让敌人识破我们的计谋。”

    这还是申凌罗第一次当面反驳宁道一的意见。

    之前申凌罗虽然是优秀的一线指挥官,但是却非常谦卑,哪怕在作战会议上,也是只听不说。

    但这一次,她非常坚持自己的观点。

    也就是因为双方的观点截然不同,才导致这个作战会议,几天几夜都没有开完。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外面飞行斥候降落,进入会议室道:“启禀陛下,敌人舰队已经开始集结了。”

    没有时间了,必须做出最后的决定了。

    是远海作战,还是近海作战。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女皇陛下,赢缺不在,做决定的只有她。

    当然,她也早就派人把这边作战会议的详情全部告知了赢缺,她和赢缺之间也进行了许多次的交流。

    但是这个最终的决定,还是要她来做。

    这一次,赢缺负责地面战场,她负责海面战场。

    女皇陛下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采用申凌罗提督的方案。”

    她乾纲独断之后,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因为,终于做了决定了。

    甚至包括宁道一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尽管他一直坚持他的远海作战观点,但他并不认为自己就一定是对的,申凌罗就一定是错的。

    因为申凌罗的观点也很重要,是否能够将计谋坚持到底。

    事实上,申凌罗的路线有些冒险,但……她学习的是赢缺的思维,奇袭策略。

    某种程度上,宁道一觉得申凌罗说得也很有道理,但他也有自己的担忧。

    站在臣子的角度,宁道一需要把自己的看法完整阐述出来。

    而一旦等到女皇陛下做了决定之后,他就会完全服从。

    “采用近海作战方案。”女皇陛下又强调补充道。

    顿时,在场所有人起身道:“臣等遵旨。”

    ……………………………………

    然后!

    申凌罗带着十几个指挥官,连夜骑着黑暗蝙蝠,返回新鲜血黑暗领域所在的海面上,回到自己的舰队中。

    她非常紧张,也非常激动。

    因为,这还是成军以来,她第一次独当一面。

    而且,她是主力,女皇陛下是诱饵。

    这个压力太大了。

    关键是这一场大海战,女皇陛下选择的是她的策略,甚至否定了宁道一大人的观点。

    如果输了,那申凌罗觉得自杀一百次,也难辞其咎。

    在空中,申凌罗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低声告诫道:“抛开杂念,全力以赴。”

    …………………………

    随着一声令下。

    夏旖女皇,宁道一大人率领着修复后的一百多艘战舰,排列成阵型,朝着北边方向航行而去。

    整个舰队,始终距离海岸线不超过一百里。

    这就是典型的近海作战,代表着对自己海军势力不自信,一旦战局不妙,就打算撤退会港口,依托陆地上的大规模炮台助战。

    而且接下来几天时间之内!

    女皇陛下的这支舰队,始终在赢州和镇海城之间的海域,来回巡弋。

    目的表现得非常明确,就是为了阻止敌人的登陆。

    就是想要依靠这一百来艘战舰,在近海进行防御型作战。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示弱。

    ……………………………………

    天空书城,西方教廷,罗刹女王国的三支舰队,从三个方向,不断地逼近!

    三支舰队,整整一千六百艘战舰。

    前所未有的规模和数量。

    距离夏旖女皇率领的一百来艘战舰,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在空中俯瞰的话,双方舰队的数量差距,实在是到惊人的地步。

    …………………………………………

    而在此时!

    天空书城之内。

    王怜花回来了,跪在圣后帝凝的面前。

    “陛下,我已经唤醒了他,我们的计划正式开启了。”

    “我们最核心的卧底,将会在赢缺最重要最薄弱的地方被激活,完成我们最重要的计划。”

    圣后帝凝道:“赢缺有可能发现了这个卧底了吗?”

    王怜花道:“绝无可能,因为他没有任何破绽,甚至我激活他的过程,都是无懈可击的。以他在赢缺阵营的核心地位,定能给我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

    注: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在十二点之前完成,因为我女儿非常想要吃一道菜,只有我会做。尽管她早已经吃过饭,但她做作业到十一点很辛苦,所以在码字和给女儿做菜之间,我选择了后者,非常抱歉。

    我现在还可以求月票吗?谢谢诸位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