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1990 > 第2592章:龚言辉的坦诚

第2592章:龚言辉的坦诚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我的1990 !

    “很简单,内部的问题是必须要处理的。哪怕这次没有工行总行直接发公函,这个问题一旦暴露出来,我也是必须快刀斩乱麻的。”

    霍乔远微微颔首,显然对于陈文泽的这个回答相当的满意!

    要是陈文泽不这么做,那反而才被霍乔远瞧不起。既然出现了问题,那当务之急就是要解决问题,至于其他的事情反而都并不着急了。就算这次有外人趁火打劫,可根儿上还是你盛源自己不够干净啊…

    “其次,想彻底解决这件事情,还是得对症下药。所以刚刚我约了工行的龚文山见面谈谈,他也同意了,我现在正在赶去的路上。”

    “你说龚文山?”听到这句话,霍乔远眉头再次轻轻蹙起。

    在霍总的眼里,既然事情发生在工行总行,那就该直接和总行谈。

    这才是真正的对症下药,你和一个广省的一把有什么好聊的。当然了,霍乔远也能理解到陈文泽的难处,燕京的大佬有那么容易见?

    再说了,就算是真的能够见到,没有交情你陈文泽和人家说什么。

    现在盛源内部还在自查这件事情,压根儿就是毫无头绪,这个时候就算是霍乔远给陈文泽铺了路,陈文泽也没有胆子去见人家啊!

    反而是和龚文山见面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毕竟两人知根知底儿,关系早就是非同一般的好了。而且在这件事情上龚文山也是受害者之一,如果盛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龚文山的结局也是非常凄惨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看,陈文泽和龚文山到算是属于半个天生的盟友,既然如此那陈文泽自然会首选和龚文山合作。再加上两人之间的交情,陈文泽才不会费劲巴拉的折腾一大圈儿去找其他人。

    “行,既然你已经拿定了主意,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霍乔远也没说别的,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人家陈文泽自己的私事儿,他也不好过多的干预人家。

    关键时刻能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或者是建议,至于陈文泽听还是不听,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和别人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霍乔远的电话吧?”陈文泽刚刚挂断电话,彭海就是笑出了声。这段时间不管是霍家还是恒远发展,对盛源可都不是一般的关心,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霍乔远又怎么可能不主动关心一下?

    陈文泽微微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手机忽然再一次想起。看了眼来电显示后,陈文泽的嘴角微微抽了抽,还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霍家的电话这才刚刚挂掉,龚家的电话就是打了进来。

    “先接吧,都是那么几句话,早说完早完事儿。”彭海倒是看的通透,一边开车一边对陈文泽摆了摆手,神情满是淡然。

    虽然这次盛源的麻烦不小,可彭海才不着急上火。

    跟着陈文泽这么些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

    就算是再难的事情,陈文泽不也都抗了过来么,相比而言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起码彭海可是完全没有把这次的事情放在眼里。

    “龚总。”电话接通以后,陈文泽客气的打了个招呼,“您是为了盛源的事情来的吧?情况和外面传言的几乎属实,确实是盛源的问题,我已经着手开始安排解决这次的麻烦了。”

    还不待龚言辉发问,陈文泽就主动解释了起来。电话另一端的龚言辉笑了起来,“文泽,这件事情的内情我也了解些,你忘记了文山就在广省啊,他刚刚和我通过电话,据说和你约了晚上见面?”

    陈文泽微微一怔,他还真是忘记了龚文山还是恒远发展的人呢,瞧瞧这个记性,就算龚文山和龚言辉的关系再不和睦,可只要龚言辉问起来,龚文山也是绝对不可能瞒着龚言辉的。

    再说了,这次事情是关乎陈文泽的事情,又不是关乎到国家的公事儿,该怎么决断龚文山又不是傻子。

    “没错,我确实是和龚行长约了晚上见面,并且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既然龚言辉什么都了解,陈文泽就更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他倒是想看看,龚言辉既然都了解,还干嘛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文泽,你知道恒远发展在燕京那边儿也是有些门路的,否则的话恒远发展也不可能把生意做到如今的这个规模。”出乎陈文泽意料的是,龚言辉忽然开始和他展露起了龚家的实力。

    不过转念一想陈文泽就是明白了龚言辉想和自己表达什么,龚家在燕京有渠道,既然能探听得到消息,那就应该也拥有解决事情的能力,这才是龚言辉真正想和自己表达的东西啊!

    “你和文山分析的没错,这件事情背后确实有马利的影子。”果然,龚言辉一开口就是直接爆出了一个重大的新闻。

    “可能你还不知道,最近马利的圈子里多了一个叫陶然的。”

    龚言辉笑呵呵的讲了起来,“这个陶然家里可不一般,他家老爷子叫陶众志,是目前银监会的一把手。”

    “整个华夏金融系统无非就是那么一个小圈子,来来往往的就那么几个人。陶众志这个人是国内最早出去留学的第一批人,那批搞金融回国的如今都是国内金融领域的各方巨头。”

    “有央行的,也有四大行高层的,更有财政部之类的,这是一张非常强大的关系网!”说到这儿就连龚言辉都是不禁严肃起来,毕竟这张网的强大程度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怎么说呢,普通人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人,可能只能通过电视和报纸了解到的那些人,都是人家这个圈子里的。

    由此也能看出,这个陶家的实力也是非常不简单的。

    就算不是孙家、马家那样的只手遮天,但是在金融系统内的影响力也绝对不容任何人小瞧…

    “这次马利就是通过陶然,说动了工行总行直接给你发公函。”

    “否则的话,这件事情还真的不至于上升到如此的高度,不知道我这么说你明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