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王归来 > 第2769章 真实幻境

第2769章 真实幻境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兵王归来 !

    这枚戒指通体银白色,拿在手中有冰凉的触感,戒指外圈雕刻有一棵棵青色的小树,只是拿在手中,竟然可以感觉到其中的生命气息。

    “菁息戒指……

    刘芒不知道怎么的,就念叨出这个名字来,这枚戒指,就叫做菁息戒指,他感觉很熟悉,拿过来玩弄了一下,竟然一不小心的就打开了菁息戒指里面的空间。

    一把散发着赤红色寒芒的宽剑,悬浮在菁息戒指里面的空间里,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东西,包括一块蓝色的晶石。

    刘芒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觉里面那把剑,给他一种强烈的亲切感,仿佛在无声的呼唤着刘芒,去举起他。

    刘芒把那把剑从菁息戒指里取了出来,虽然七星赤霄依旧散发渗人的剑芒,但刘芒却丝毫没有被影响,反而心底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七星、、赤霄。”

    刘芒感觉这把剑和他越来越具备联络感,脑子里的其他思绪也被释放了出来,一时间他脑子里乱哄哄的。

    他好像触摸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稍微一去回忆,却又感觉头痛欲裂,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又鬼使神差的让刘芒疯狂的想要去想起来。那让他不堪回首,不敢回忆,稍微一想就头痛欲裂的事情里,有着他迫切想要了解的真相,就像一千只蚂蚁在啃噬他的心,让他疼痛难忍又心痒难耐。

    “啊、啊!

    刘芒突然觉得疼痛难忍,抱着头疯狂的旋转起来,剑菲雪在旁边被吓哭了,可身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自己好像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充斥着刘芒的身体。

    他痛苦的锤击着旁边的桌子,世界悄然支离破碎。

    不知道是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还是空间本来就在扭曲,刘芒眼前的世界再次变化,变得漆黑一片。

    “咚。

    黑暗中,一滴水滴落地面,泛起了微弱的光芒。刘芒低头看了看,这漆黑如墨布中的世界里,脚底下渐渐反射,把他的样子投影了出来。

    又是一滴水掉下来,把这镜子样的世界打碎,四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他面前,呈扇形外线站着,依次分别是灵雪儿,芊芊,花木兰,蝴蝶。

    她们都是刚才在那个世界里的模样,不过花木兰突然也出现在这里,刘芒倒是有点意外的。

    刚才的世界里也不是没有花木兰,不过她是卖糖人那个大姐的女儿,跟刘芒没太多交集。

    她们的脚底泛起波光粼粼,仿佛踩在黑色的湖面上,此时的她们,好像都在做着自己的事,并没有看见刘芒。

    只是现在的情况很让刘芒怀疑,一个是怀疑她们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另一个就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存在的。但那种似有如无的感觉,让他想抓住又抓不住,要想起来就头痛。

    也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漆黑中突然又响起另一个声音,是生死斗兽场里面,血玫瑰的声音。

    “想知道你现在是怎么回事么?”

    这个声音来得很是时候,因为现在的刘芒正百思不得其解,急切的想要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也想快一点摆脱这样的困惑,他渴望道的看着漆黑中,

    “想,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呵呵,很简单,这四个人,你只要杀了其中一个,你就能离开这里,回到你所在的世界。

    血玫瑰的声音,温柔的在这个空间里回荡,仿佛有一种魔性,让听到她声音的人,莫名其妙的想听从她的意思。

    但刘芒却是直接就回绝了,对着虚空严辞道。

    “不,我不会杀她们任何一个人。”

    “为什么,不需要你多做其他的,只要你杀了其中一个,我都会让你回到原来的世界,杀吧,杀……”

    血玫瑰的声音越来越飘渺,让人昏昏欲睡,可能一睡着,就完全任由她摆布其中。

    “别说了,我不会杀的,即使只是一个。”

    “可这些人当中,有些人跟你并不很熟,连朋友都算不上,杀了她们对你有什么影响呢?

    “她们有活着的权利,即使对我没影响,我也不会杀,她们是无辜的,如果要我用她们的命换取我出去,我做不到。

    “呵呵……真是有意思呢、、但如果你的生命很重要,活着出去就可以拯救更多的人,但想出去就要杀了她们其中一个,你也不做选择么?又或者,你不杀了她们任意一个,另外三个包括她,也是迟早会死,你还做不出选择么?”

    “我不知道我的命重要不重要,但如果我有本事救更多的人,那我肯定会去救。但要我先杀了其中一个人,才能换取活下去的权利,我还是下不了这个手,即使这样会导致更多的人死去。但我相信,即使没有了我,也会有另一个人代替我,去阻止死亡的诞生。”

    “为什么如此执着,一条命能够换取更多的命,不值得么?”

    “我不知道值不值得,但要我杀一个无辜的人,去拯救更多的人,我也做不到那么冷血,或者在你们看来是仁慈,

    别人或许可以,但我会用所有的力量去守护身边一切该活着的人。救一群人是救,救所有人是救,但救一个人同样是救,别说了,我不会按你的思想来做的。

    秀才般的刘芒依旧文绉绉的,手上无笔墨,却仍然头头是道的大道理。

    “那我再最后提醒你一次,这几个人都是虚幻的,只要你杀了其中一个还是能够离开这里,这样,你可以下手了么?要知道,有些人,可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

    虚假的?即使是虚假的,可她们看着依然是活着的,有血有肉的啊。即使是一个普通的人,没有罪不可赦,刘芒都不想痛下杀手。更何况是这些倾城佳人,跟自己也是认识的,让刘芒怎么下手。

    “虚假的,虚假的,

    刘芒念念有词,整个人有点神经兮兮的,仿佛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怎么了,就算是虚假的,你也要妇人之仁,不出手么?那你就一辈子困在里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