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道章 > 第三百三十章 天哭

第三百三十章 天哭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问道章 !

    “你以为黑雾深渊的绝境之名,是白叫的么?”

    百眼诸多眼睛一起散发出嘲弄、绝望等等的情绪:“我要被你害死了!”

    实际上,这个百眼也是魔物,可归属于奇行种中,虽然战力不高,但生存与侦测能力极强。

    连它都如此绝望,这危险可想而知。

    “不……不对,纵然之前你被我俘虏,说要净化你的时候,情绪波动都没有这么剧烈……”段玉忽然想到了关键:“那些黑雾……在影响你的情绪?!”

    只要拥有智慧,能够思考,就免不了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

    而这黑雾,代表的则是终极之‘恶’,能引动种种心理负面。

    “百眼,给我冷静下来!”

    看着周围不断侵袭的黑暗,段玉爆喝一声:“不要让负面情绪笼罩你的心扉!”

    “冷静?我都要死了,我特么怎么冷静?”百眼诸多眼睛一起射出仇恨的光芒:“是你……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将我封禁,要不是你来这里,我怎么会陪你去死?”

    它狂叫着,就要扑上来。

    实际上,百眼说得没错。

    段玉沉默刹那,手上毫不犹豫地汇聚法术光芒,既然已经翻脸,这东西就没用了,不如趁早干掉。

    心底,杀意不可遏制地开始狂飙。

    ‘等一等……这杀意太过浓烈,不像我的风格!’

    段玉霍然一惊。

    咻!

    这时候,伴随着百眼的狂叫,周围的黑雾一阵汹涌,翻滚升腾中,有一只巨大的触手席卷。

    这触手水桶粗细,中间分叉,表面布满吸盘与脓液,向着百眼一捞。

    波!

    刹那间,什么防御都消失不见,触手将百眼缠住,抓入黑暗中。

    百眼的惨叫断断续续,变得越发低沉,最终消失不见。

    “黑雾之中……果然有怪物!”

    段玉沉默。

    刚才那只触手,给他的感觉很不好。

    那是一种混乱规则的集合,不生不灭,纵然只是看了一眼,都会受到可怕的影响。

    普通的修行者,若见到触手本体,恐怕立即会陷入疯狂。

    纵然段玉,也是感觉有些辣眼睛。

    要不是有着玄天庇护,或许还不会这么快恢复。

    ‘一见就能对非凡者产生影响……莫非是……伟大种么?’

    在黑雾深渊之中,潜伏着一个此种生物,不是没有可能。

    ‘难道,是百眼的负面情绪太过浓烈,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段玉沉默思索,开始试探着前进。

    既然已经被卷入黑雾之中,不会有人来救他,等在原地只会被困死,不如搏一搏。

    主动靠近黑雾之后,大量雾气如同触手,又好像小虫,无孔不入,想要钻进段玉身体,却被一层白光阻挡。

    “去!”

    想了想,他取出大量千纸鹤,飞向四方。

    一道道清光流转,包裹着纸鹤,悬空飘飞。

    但片刻后,段玉的神色就转为无奈,纵然最远的那只,也不过飞出一千米左右,就彻底报废。

    “不过好在……刚才的触手攻击似乎有规律,必须目标心灵先崩溃,被负面情绪充满?”

    实际上,修士收摄心神,波澜不生,只是基本功。

    但在这黑雾深渊中,各种负面情绪都被千万倍地放大了。

    纵然修行者,也有把持不住,心猿意马的时候。

    一旦有隙可乘,立即就会被心魔入侵,旋即就是黑色触手抓入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段玉召唤玄天神辉包裹全身,面色凝重至极点。

    不知道前进了多久,黑暗之中,一个滑腻的触手遮天蔽日,席卷而来。

    光是这声势,就令段玉色变。

    嗤嗤!

    触手一卷,与玄天神辉触碰,产生大量白色烟雾,一股恶臭升腾。

    触手之上,诸多吸盘一下紧缩,一个个瘤子炸开,汁液四溅,落在段玉身前。

    啪!

    一滴滴脓液,仿佛可怕的炸弹一般,令他的防御连连波动。

    甚至,这一根触手遭受重创之后,黑暗之中,就有一个充满压迫感的巨大存在靠近。

    它似乎就是那触手的主人,黑雾深渊中的霸主。

    光是不断靠近,就有一种可怕的威压,带着浓重的不祥之感。

    “要是与它对上……纵然是我……只怕也……”

    段玉呼吸困难,额头一滴滴冷汗滑落。

    忽然间,又是一个激灵:“这到底是我本身的预感,还是它干扰了我的判断?”

    此种事情,段玉实在是不敢赌,一旦赌错,就是死!

    “退!”

    他脚步一错,退入黑暗之中。

    身后,沉重的挪动声不断靠近,显然是那暗藏的怪物正在追来,速度还不慢!

    “该死……会被追上!”

    估算了下距离之后,段玉神色凝重,玄天神辉充满:“必须放手一搏了!”

    黑暗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靠近,愈发清晰,仿佛某个章鱼与人的混合体,诸多触手遮天蔽日,形成囚笼。

    “呜呜!”

    就在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哭声。

    这哭泣是如此悲伤,感染力极强,几乎有几分天地同悲的味道。

    段玉眼眶一红,种种悲伤记忆浮现出来,差点流下眼泪。

    但刹那间,玄天光华震颤,令他知晓一个信息:‘不能哭,一旦流泪,就死定了!’

    ‘这是……另外一个伟大种的干扰……其名——天哭?!’

    哭声针对的并非段玉,而是黑雾中的神秘存在。

    它浑身颤抖着,发出一个个难听嘶哑的音符,诸多瘤子与吸盘炸开。

    没有多久,黑雾中的神秘存在缓缓退去,令段玉长松口气。

    但他的心神旋即提起:“比黑雾中的生物更加强大的存在……等一等,天哭?帝落峰!”

    这天哭,是唯有帝落峰才有的神秘现象,此时能听到,岂不是说……已经距离目的地很近了?

    段玉抖擞精神,追寻着哭声,一路向前。

    走了一段路程之后,黑雾渐稀,他顿时若有所悟:‘刚才在黑雾中,我的状态很不对……并且,方向也混淆了,自己以为是离开,实际上却是距离深渊核心越来越近。’

    所谓颠倒红尘,五蕴皆迷,只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耳边,那天哭的声音,反而成为了最好的指路明灯。

    虽然悲伤的污染越来越恐怖,但有着玄天光辉的支持,段玉还能镇定。

    不知道过去多久,他往前一踏。

    呼!

    前方微弱的光明传来,四周景物清晰,天空乌云密布,隐现光亮。

    段玉往后一看,只见一个高大幽深而恐怖的峡谷,内里黑雾迷蒙,深不可测。

    自己站在谷口,就仿佛在怪兽嘴边。

    “走出来了?”

    他长出口气,旋即又看到了帝落峰,瞳孔不由一缩。

    在视线的最远处,赫然有着一座通体漆黑的巨山。

    此山表面黑黝黝一片,带着诸多刀枪划痕,最关键的是,它赫然是山顶着地,山座朝上,呈现出一个倒金字塔形,以完全违反常理的姿态,傲然屹立于大地!

    “这是……”

    段玉见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此处的规则,被彻底改变了?”

    所谓的规则,就是构成天地的基础。

    水往低处流、火焰温度升高而水沸、太阳从东方升起、重物自然落地……这种生活中理所当然的事情,就是天地规则的构成。

    而一旦规则被扭曲,那出现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比如……水到零点,不是结冰,而是燃烧!

    这就是更改规则。

    又或者……没有重力,只有斥力!

    段玉越往前,就觉得身体越轻,几乎再一跃就要飞起一般。

    他按捺住跃跃欲试的冲动,仰望帝落峰。

    呜呜……

    天哭的声音更加清晰,令人不自觉地想要掬一把热泪。

    “天哭出,天鬼现,四月四,鬼门开……”

    段玉长叹口气:“怎么比预计的快?还是我在黑雾之中,看似刹那,实际上外面已经过去几日了?”

    他更加倾向于后一种猜测。

    此时,从最高的山顶平台上,忽然传来如雷般的声响。

    段玉面色一变,疾驰一段距离,猛地用力。

    这块地域的重力早已被改变,他一跃而起,整个人就好像火箭一般,向着帝落峰之顶飞了过去。

    ……

    同一时刻,帝落峰上。

    巨大的山体基座形成了广阔的陆地,相当于一个悬空小岛。

    轰隆!

    轰隆!

    八道庞大的身影横冲直闯,肆意散发着身上的气息。

    一片凝练的黄昏光芒,笼罩它们全身,仿佛为它们披上厚厚的战甲。

    纵然帝落峰之顶同样生活着许多危险生物,在无可匹敌的力量之前,仍旧节节败退。

    不过,这些本地物种,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呜呜!

    一个好似巨牛,头顶长着数枚海螺的奇异生物,发出一声大吼。

    呜呜!

    原本就荡漾在山顶,清晰无比的天哭声,骤然加大数倍!

    “唔……”

    浓郁的悲伤之感骤然散发。

    只知道杀戮与繁衍的黄昏种生物中,一头停了下来,巨大的眼睛中溢满泪水,轰然砸下!

    下一刻,这头黄昏种就通体燃烧起来,化为一堆灰烬。

    “一哭……就会死,不愧是天哭!”

    一头黄昏种背后,大夏太祖现出身形,满脸后怕之色:“这是来源规则层面的打击……纵然将耳膜刺破,也无法隔绝天哭,因为它直接作用于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