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道章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九龙

第二百七十七章 九龙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问道章 !

    地底深处。

    神祗法域张开,形成一处隐秘的空间。

    三名包裹在神光之下的神祗,与两个道人元神,正望着面前的光幕。

    段玉横扫无忌,威凌一方的场景,就在其中丝毫毕现。

    一阵沉默。

    “天师?”一个道人元神终于开口:“纵然呼风唤雨,要如此硬抗军气,也未免太过……难道是南楚气运大折?”

    “武宁君已有退兵之意,南楚龙气对此处的支援不降反增才是……”另外一名女冠反驳道:“此妖孽之所为,观之倒是颇有几分历史上妖师的风采!”

    说到这里,都觉得十分棘手。

    他们都不过游神御气阶段,此时不由将目光望向真正的做主之人:“尊神,我等可还是要动手?”

    “南方形势大变,高玄通崛起机缘大减!”最中心的神祗缓缓开口:“太祖坐镇龙庭,应对玄天,轻易不能出,正阳道主要镇压北地,两大传说不至,几乎无人能压得此妖孽!”

    这评价,就相当高了。

    不过此时的段玉,也的确到了非传说不能制的地步。

    “此人真是肆无忌惮,若给取费衡首级而去,苓州陷落怕是指日可待,苓州再隔一个英州便是韦州,到时候不论是去围攻楚王都,还是南下找交蛮州高玄通的麻烦,都十分可虑……”

    浑身笼罩着黑红色光芒的神祗缓缓开口:“其气太盛,必须遏制一二。”

    “如何遏制?”

    女冠元神回答:“此人修为,纵然本派天师都不能制,而其军虽然只有五万,却有两大利器,一旦令其与武宁君合流,楚王危矣!”

    大夏当然不是要帮楚王。

    但楚国要灭,只能灭在高玄通之手,亡在另外两家手中,成什么样子?

    特别是此时的段玉!

    虽然荆国只是个空架子,但毕竟名义上吴越,以及天河下游的诸侯国已经臣服,这合起来也有五州之地,已经算是南方数一数二的诸侯了。

    “朕此次带来了龙庭秘器,或可灭了此獠……还有银甲神雷,也未必不可防御!至于五毒宗的手段,防御虽难,却不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神祗忽然说了一句。

    大夏曾经拥有大陆,积蓄丰厚,收集的道统传承比段玉只多不少。

    银甲神雷虽然恐怖,但若真是坚城,只当是威力大的投石机,未必不能抵抗。

    而找到跟毒气类似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只是需要花费一番手脚而已。

    至于反噬云云?

    既然已经叛了玄天,就是要么不做,要做做绝。

    实际上,一些手段已经在高玄通军中准备,等到发作之日,必然令天下震惊,就如当年孤守芝城的荆王一样!

    就在这时,情形已经发展到了段玉一枪掷出,穿刺费衡的一幕。

    “这是……降龙伏虎?”

    观战诸神都是眼皮一跳:“元神有此能力,纵然其肉身未曾突破,却不远矣……自从渡过那关之后,修为进度简直一日千里,实在可怖!”

    “诸位一起出手!”

    神祗高喝一声,法域之力蔓延,来到大地之上。

    轰隆!

    霎时间,乌云蔽日,两界分割。

    此乃州城重地,自有民气法网,又是军营,还是光天化日,纵然大神也难以用法域影响。

    之所以如此,就是已经动用了一件龙庭积累的至宝。

    “万里山河图!”

    光芒闪烁中,五尊神光笼罩的人影就在法域中浮现,一尊博带高冠的神祗手持一根乌木画轴,缓缓展开。

    “终于出来了么?”

    段玉豁然抬头,就见到了一男一女两个道人元神,以及三尊神祗。

    “游神御气,天罡真人?四品往上的大神?”

    他微微一笑,看向道人元神的目光就带着戏谑:“太阴宗、白云派……你们还要为大夏张目,难道不怕天谴么?纵然没有天谴,本王代天行罚,你们小心步了巫牧道的后尘!”

    吴越降服,巫牧道灭门,这是南方的两件大事。

    在修道界当中,巫牧道覆灭,甚至比吴越降服影响还要大。

    而以段玉此时的身份地位,说要灭亡太阴宗与白云派,当真不是说笑!

    “我们只是门中叛逆而已!”男性道人率先开口:“当初受大夏恩惠,只能将命卖给它了,门派却未牵涉在内,此荆王不可不察!”

    “呵呵……好大的口气,我太阴宗有天师坐镇,气运绵长,你能奈我何?”

    女冠却是毫不客气,反唇相讥。

    之所以反应不同,完全是因为地域问题。

    段玉此时的地盘,已经距离白云派山门很接近了。

    至于太阴宗,却在楚国以西,最近门中更是有投向武宁君岳超的意思,自然不惧。

    ‘又是这一套!’

    段玉听了,眉头却不由皱起。

    大夏积累丰厚,靠着或明或暗的手段,不知道拉拢了多少人。

    而非凡者的投靠,特别是炼气士,跟凡俗不同,气运相连,无法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除非雷劫不灭,才能无惧一切。

    ‘可惜正阳道一条心思走到黑,我如今世俗中最大的敌人,并不在南方,而是北方!’

    高玄通此时不过区区一州半级别的反王,等到打通道路之后,必得镇压下去。

    但北方,控制北燕的正阳道,才是真正的大敌!

    世俗是如此,非凡层面,一个传说级别的正阳道主,再加上一个大夏龙庭,更是可怕。

    此时,不由将目光转向三个神祗。

    这三个神祗一面容奇古,脸皮金黄,一博带高冠,温文尔雅,最后一个相貌威严,都是一时俊杰,也不知是大夏哪一代的皇帝或者王爷。

    不由一笑:“怎么,大夏龙庭终于要走到明面上了么?”

    “区区一个天机变数,若不是我太祖需坐镇龙庭,不过随手可灭之!”

    相貌威严的最中间一尊神祗开口,声音不断波动:“荆王也不必欣喜,北方正阳道主已受龙庭之邀,不日即将启程南下,来取荆王之性命!”

    “哈哈……我岂会怕他?三道雷劫,可好受否?”

    段玉哈哈大笑。

    即使如此,心里的压力也是变得沉重起来。

    他十分明白,大夏龙庭必然是恨死了自己,肯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灭杀,邀请正阳道主南来,的确很有可能。

    ‘不过对于此人而言,只怕是一心求仙成道居多,他的肉窍是成仙之基,未必肯为大夏龙庭死磕……’

    呼风唤雨的天师之后,则是雷劫不灭,以及最后的纯阳不朽。

    雷劫不灭是传说,纯阳不朽就是传说中的传说。

    不朽者,长生也。

    纯阳不朽,或许就是真正的仙人!

    修炼到了这一步,段玉十分清楚,想要突破世界限制成仙,元神、肉窍是阴阳两极,哪一方都不可放弃。

    若是肉窍有着损伤,说不定就得转世,从头再来。

    要是正阳道主来刺杀他,段玉必不惜一切手段,伤及此人肉身,断其希望。

    “无知者无畏,正阳道主得了地书,必能很快复原!”

    相貌威严的神祗嗤笑一声:“不过也罢,或许的确用不着此尊动手,因为你今日就会覆灭在此!”

    说着,祂手上就浮现出一座囚笼。

    这囚笼十分奇异,仿佛由数条蛟龙盘踞铸成,龙有灵性,还在不断游动。

    “龙气?”

    对此十分敏锐的段玉顿时色变。

    “荆王当真识货,此乃九龙神火罩,乃是太祖所制,曾炼了九条前朝蛟龙于其中!”

    神祗不疾不徐地说着。

    龙庭不坠,神祗永存,历代登基为帝的太祖,自然以覆灭前朝龙庭为阴曹第一要务,靠着阳世之力横扫。

    当年大夏太祖,同样灭亡了前朝龙庭,并且还炼了此门异宝出来。

    这次,就是带来,镇压段玉。

    至于为何不动用九霄灭神符之类?

    ——以大夏的天厌程度,纵然使用此等符箓,恐怕是玩火自焚,重现上次段玉渡劫的场景。

    当然,纵然没有雷符,光是此门异宝一出,就足以令如今的段玉感到威胁。

    “这罩中所用的蛟龙,每一条都是出自前朝皇帝,甚至还有前朝太祖的真龙之气!任何元神,一碰就要磨灭,更不用说,还有其中的九龙真火,专克真灵!”

    神祗一笑,托着的至宝轻轻一扬。

    吼吼!

    八条蛟龙飞出,簇拥着中间一条可怕的四爪蛟龙。

    虽然大夏之后,这条四爪蛟龙就再不复真龙之位,但也有残余之气,乃是所有元神的大敌!

    旁边,两个道人如避蛇蝎,忌惮不已地退开,望着九条蛟龙将段玉元神环环禁锢,一蓬火焰就要飞出。

    这是九龙真火,纵然不灭元神,在其中也要被活活炼死!

    “一朝龙庭,最后被炼化为一件异宝?大夏太祖,果然非常人!”

    感受到自己黑蛟气运的恐惧,还有周围浮现的火焰,段玉不由叹息一声。

    这次大夏龙庭真的本钱出尽了。

    说实话,以自己的修为还有积累,恐怕破不掉这件异宝。

    甚至,连真灵还有没有转世的机会,都很难说。

    但作为篆刻师,自己最强大的手段,永远都不是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