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道章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神秘人

第二百三十八章 神秘人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问道章 !

    “不好!前军怎么败得如此快?”

    战局之变,实在迅速得令人目瞪口呆。

    舒巢君舒启见只是一个冲锋,前军就大溃,并且那支精卒凿穿前军之后,竟然余势不减,有再破中军的架势,不由大惊之色。

    “骑兵何在?给我绕军阵而行,攻其右翼!驱赶溃卒破其中军!”

    虽然南方骑兵与车阵几乎是累赘,但这里是两军预先打探过的平原地形,适合骑兵冲锋。

    而舒巢君也暗中培养了这一支百人骑兵,乃是杀手锏底牌,此时再也顾不上,命令投入战场,想要扭转战局。

    “驾!”

    得到命令之后,百余骑呼啸而出,绕过混乱的前军战场,来到武成军右侧,想要杀散其军阵。

    在战场上,这一支百人骑兵驰骋,威力几乎等同于一支千人劲卒,不可小觑!

    “敌人果来袭击右翼了!”

    右翼主将是五毒副尉程金,见此立即大喜:“主君料事如神,五毒营,随我出击!”

    当下带着一百陌刀卫上前,阻拦骑兵。

    这是段玉看到敌方布阵,预先猜测,若敌方骑兵出动,必是攻击右侧最为适合,因此提前将五毒营布置在此。

    正在冲锋的骑兵一怔,看到一百铁甲卫摆成一字长蛇,似要阻挡,不由嗤笑不已。

    虽然敌人铠甲甚厚,有若个铁罐头,但骑兵冲锋之势何等磅礴?自然一往无前。

    实际上,冲锋开始之后,他们想要改换方向,也是几乎不可能了。

    “预备!”

    天野拳兵卫身穿重甲,握着长长的陌刀,大吼着:“杀!”

    骑兵冲锋上前,立即就看到一片雪白的刀光。

    噗!噗噗!

    陌刀兵全力扭腰振臂,挥出的一击,配合长长的陌刀,杀伤力何等恐怖?

    只见刀光连闪,血液飞溅!

    不少骑手直接被陌刀腰斩,死得惨不忍睹。

    甚至有的马头都被斩了下来,马匹连同骑士尸体一起倒毙在地。

    当然,也有五毒精兵被撞飞出去,但有着厚厚的盔甲保护,加上体质过人,却是没有大碍。

    若这些骑兵是血屠精兵那等重甲铁骑,或许五毒精兵要死伤惨重,但可惜这舒启不过是一县之君,能组建百余骑兵已经十分了得,哪里还有这个财力为骑手马匹配置重甲?

    当即,这支轻骑兵就在陌刀下死伤惨重,余者经过这么一拦,冲锋之势大减,被后方的九百五毒都用长矛弓箭轻易抵挡下来。

    右翼安然无恙,中军更是不动如山。

    段玉长身而立,见着前锋已经冲破敌人前军,甚至将乱势都蔓延至中军,立即传命:“全军出击!”

    咚!咚咚!

    战鼓有若雷鸣,三千人一起进击。

    原本就左支右绌,混乱起来的群舒联军立即大溃。

    诸多士卒再也没有了抵抗的意志,抛下兵刃后逃。

    这往往又导致他们被轻而易举地追上,从背后补刀袭杀。

    一场大溃败出现,战局至此,舒启纵然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被后军挟裹着,狼狈而逃。

    ……

    在有心人眼中,这场战斗更是无比惊人。

    “那是……两支精兵?我没有看错吧?”

    土丘之上,申巫真人不可置信地喃喃。

    精兵可不是什么烂大街的货色,需要传承,也需要兵家第二重的大将。

    而更关键的,还是需要资源!海量的资源!

    精兵料子稀缺,必须占据广大的地盘,优中选优,才能凑齐。

    只是段玉斩杀妖鲲,用富含营养、大补元气的妖兽肉培养,才总算勉强将东海人身体上的缺陷补足,练了两支精兵出来。

    这绝对是物超所值,至少从精兵层次来看,与吴越王都是一个水准了。

    “两支精兵,起码堪比两万大军……”

    申巫真人就被震撼住,满脸绝望:“我巫牧道的蛮巫道兵也才一千之数,并且道兵普遍不如精兵,要想覆灭曲胥君,纵然巫牧道高层尽数出动,还需要带上道兵,最后纵然能胜,也是一个惨胜!动摇根基……”

    他可以肯定,门内绝对不愿意付出如此大代价,只为报仇。

    就连那位天罡长辈,今晚听到消息之后,恐怕也会退去。

    “唉……只能先暂缓,再另外图它策了,这个世道,真是无奈啊……”

    申巫真人叹息一声,操纵着黑土龙就要离去。

    “嘿嘿……你想报仇么?”

    就在这时,周围场景顿变,一个法域落下,天穹漆黑,隐现火烧云。

    “这是……神祗法域?”黑土龙惊呼一声,身躯盘起,做警惕状:“哪位神祗来开这玩笑?”

    在他感应中,一道神影浮现,虽然背对着他,但神威浩荡,几乎比天罡真人还要超出一筹。

    那神祗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本尊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本尊与那曲胥君同样有着大仇!你找他报仇,本来就找错了,你应该去曲胥袭杀他的手下,捣毁他的根基……这等人实在是天才妖孽,必须一棒子打死,万万不可再给机会!”

    ‘说得轻巧,这神不安好心,想要我们与那人再结死仇……’

    这捣毁根基,袭杀下属,当然能办到,但不先杀了段玉这个首脑,巫牧道绝不敢这样做。

    因为你做初一,别人就能做十五。

    你袭杀对方属下,对方以牙还牙,就可以袭杀你满门!

    论家大业大,曲胥一地拍马也比不上巫牧道,这却是处处破绽,承受不起这风险。

    ‘此神八成是楚国之神,难以进入吴越逞凶,但借刀杀人,也不要太明显了吧?’

    申巫真人心念电转,却恭敬说着:“尊神说得是,敢问名号,神山何处?”

    在对抗曲胥君这一方面,他们却是有着可以合作的可能。

    并且,这神能投射阳世法域,位格在四品之上,不能怠慢了。

    “你不信本尊?”

    神祗沉默片刻,冷然道:“本尊学究天人,更探寻世界之秘,你们巫牧道若与本尊合作,绝对有利无害,至于名号,既香火已经湮灭于历史长河中,又何必再提?”

    “真是好大的口气!”

    申巫真人气极反笑。

    神祗沉默片刻,仍旧是背对着他,缓缓说着:“玄阴真人还是无法突破生死屏障,改修炼了太阴炼体的法门吧?嘿嘿……虽然另辟蹊径,但最终只怕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事隐秘,申巫真人元神不由一阵波动:“那又如何?天意如此,欲再得百年寿元,总得经历一番磨难!”

    “嘿嘿……”神尊却是冷笑不已:“错了!此世之天,不欲非凡者得长生!因此不论何法,都是缘木求鱼!”

    此话一出,天际就有一个闷雷闪过。

    神祗法域宛若水波一样,涟漪不断。

    而黑土龙则是吓趴在地,一个元神都被震了出来,满脸震怖之色:“你……你究竟是谁?”

    “本尊是何人并不重要,只需要你带回巫牧道一句话,可想要延寿之法?想要的话,就可与本尊合作!一起灭了这曲胥君!”

    神祗声音渐渐低沉下去,法域消散。

    申巫真人一个激灵,再抬头时,就见天朗气清,哪里有红云与雷?

    当下心寒不已,连忙操纵黑土龙钻入土中,消失不见。

    ……

    六千大军大溃,战场一败涂地。

    即使如此,平原上还是有着零星的战斗,武成军衔尾追击,大战一直到傍晚才完全停止。

    原本的战场之上,群舒的旗帜被抛了一地,死伤枕籍,武成军士卒打扫战场,回收军械,照顾伤员。

    至于群舒的俘虏,重伤的则是直接补刀。

    平原不远处,大军营帐之内,灯火通明。

    大胜之余,士卒与将领都很是喜悦。

    按照段玉的军法,己方受伤的可以妥善救治,立功的立即就有着提拔,晚餐又加了马肉,都是大快朵颐。

    帅帐之内,段玉一身锦袍,凝神听着战报。

    “此战,我方折损二百零七人,杀敌一千七百,俘虏过三千……得军械辎重无算……”

    秦飞鱼很是兴奋。

    作为将主,能征战沙场,破阵杀敌,自是一大乐事。

    “嗯,命各军功吏都统计斩首与战功,赏赐也不能迟了……”

    段玉不在意地说着。

    在舒宗城邑大捞一笔,他还是有着这个大赏的本钱。

    “而伤残士卒回去后可解甲归田,官府按功赐予田亩!战死者从厚!”

    古代,战死与伤残的底层士兵往往被忽略,纵有抚恤也极微薄,这就造成越战士气越低下,段玉可不会犯这个错误。

    纵然耗费些,也是值得。

    “群舒封君呢?”

    想了想,又问着。

    “舒宗君、舒鲍君皆被俘虏,唯舒巢君逃亡,不知所踪,应该是一路回封地了……”

    “舒宗君?真是个可怜的家伙,送到后方吧!”段玉摆摆手:“我军稍作休整,就启程去舒鲍君的城邑,以此君为质,叫开城门如何?”

    经过这场大胜,这两大封邑几乎无兵可守,特别是舒鲍城邑,完全有可能被一鼓而下。

    当下诸将都是赞同,而他们散去之后,段玉望着军营之外,略有些遗憾:“可惜了……真是胆小如鼠!”

    却是早就发现有修行者窥视,只是他们不来撞这军法,尚算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