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428章 一夜

新篇 第428章 一夜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群山间冰寒刺骨,鹅毛大雪飞扬,最高处的温泉畔却很温暖,一束新枝抽绿芽,翠色枝条上挂着洁白的仙女花,横在眼前。

    王煊赤着脚,连带地上都湿漉漉,他坐在一个石墩上,喝下一杯琥珀色的酒浆,感觉到轻盈的脚步声,回头看去。冷媚拾阶而上,鸟鸟娜娜来到温泉池前,黑袍下的好身材看不到,一张白皙的脸精致无暇,手中竟真的准备了一条干洁的毛巾。

    她有些迟疑,感觉他越来越过分了,洗衣也就罢了,还指使她擦湿发,以后还会不会有别的要求,照顾起居等?她是该婉拒,还是斥责?

    “谢了。”王煊开口。

    然后,他就感觉到,毛巾落在他的头上,一双手帮他擦去水滴。

    他略微讶异,道:“其实,我只是要条

    毛巾,自己擦就是了。一切都是为了提醒,我曾从凡人一路走来,不要忘记过去的一些旧事。”

    冷媚正在帮他擦拭湿漉漉的黑发,闻言黑袍下的身体微僵,纤手顿在半空中,落不下去了。

    王煊道:“既然擦了,那就继续吧,手法还很柔和,这也是一种凡人的美好回忆,怀念啊。”

    冷媚有些想在他头上拍一掌的想法,只是单纯的问她要毛巾?害她还担忧多想了,真的有些可恶!

    然后,她就没那么柔和了,直接加大力度,换个真仙估计头骨都要被她给按碎了,最起码异宝星蚕丝毛巾都被揉得暗澹了。

    王煊全身最坚硬的地方就是头骨,诞生了专属于他自身的御道化印记,这种力道对他来说,竟有些舒畅,像是在被推拿与按摩。

    “最起码有两百多年没有体验到这种感觉了,现在想来,凡人的满足感更容易获取。”王煊说道,饮酒,看着山下的冰雪世界,无比放松。

    旁边,花树摇曳,一条嫩枝横在一侧,花朵层层叠叠,在绿芽和冰雪的衬托下清新美丽,馨香沁人心脾。

    冷媚想捶他,他还当成一种享受了?不过这头部还真硬,她确定就是原始仙体都没这么坚韧。

    “继续,反正也按了,别停。”

    冷媚不知所措,原本加大力量想表达不满,结果他反倒误会了,在这里放松!

    “稍微再加大一些穿透力也无妨,嗯,颈部,还有肩头,都可以按下。”王煊饮酒赏景,长舒一口气。

    在地狱中,原本充斥着流血和残酷无情,现在居然偷得半日闲,能有这种宁静的时光,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

    冷媚面色不自然,阵白阵红,这次又多想了?从一开始就是她自己误会了,她真是有些忍受不了,开始拿他练妖圣的截天指!

    冰雪巨城中,几名妖仙吃着热气腾腾

    的火锅

    ,还有烤肉,聊得相当投机,再加上听伏道牛吹牛皮,氛围越来越热烈。

    “牛哥居然击杀了一位5次破限者,放在各大真圣道场中,都得当最强门徒培养,得供起来,算是未来的真圣接班人,实在是我辈向往与奋斗的终极目标啊。”连不怎么爱说话的阴阳狗子喝得微醺后,话语都多了,在那里赞叹。

    “只能说,咱们牛哥实在是牛牛!”虚空鼠说道然后给几人倒酒。

    现场突然安静,几双眼睛都直勾勾地看着最高处的温泉池那里,十尾妖狐、黑天鹅、牛妖等眼睛发直,彻底呆住了。

    “冷仙子,在帮人擦头,推拿,我这是眼花了吗,一定看错了!”妖庭的几名真仙整个人都看傻了。

    但是,他们还没傻到直接开口议论,只是在这里小范围内精神交流。

    “那可是真圣的关门弟子,5次破限的最强门徒,妖庭潜力最强大的冷天仙,击毙一位城主,也不是多么梦幻了,各种待遇和孔煊比起来差了好多。

    “都说

    ,冷仙子未来有可能会成为真圣,这种级数的人,未来的制高生灵”

    他们说不下去了。

    伏道牛赶紧阻止了他们,道:“别以为你们神识传音,别人就听不到。做妖要有眼色,什么该说,什么该看,自己掂量下,喝酒。”

    显然,它也多想了。

    夜晚,地狱如期迎来游荡者的暴动,恶兽与腐烂巨禽横空,遮蔽了天上的深蓝之月。

    几家真圣道场都接到信笺,既有些意外,也能理解,那位郡主一定是感受了很大的压力。毕竟,孔煊一出手就是将城主彻底抹杀,连地狱的规则都无法让那些生灵复活再现,可危及皇城。

    归墟、时光天、刺青宫、纸圣殿等,原本都有一些要放弃真仙区域的念头了,有孔煊在这里,威胁实在太大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专攻天级区域,必杀名单究竟在哪里,谁也说不请,或许就在天级超凡者活动的疆域中。

    现在不同了,算是一份惊喜,那位郡主提及可以合作,他们看中的东西,地狱的徘回者不需要。

    “孔煊,有清空巨城的手段,有打穿真仙区域的潜力,破坏性太大了,地狱皇城的人都担忧了。”

    “这要是形成共识,孔煊在地狱中寸步难行,会受到可怕的阻击,一旦圣皇城、天神山、灰尽岭等地一起出动,那可真是要打穿地狱的节奏!”

    这个夜晚,真圣道场的人在谈论,他们很清楚地狱究竟有多么危险,17纪以来到底都死了哪些厉害的人物。

    有些生灵,当年是意外殒落,曾经号称数纪元第一真仙领域无敌!

    这是被各家真圣道场载入手札中,被用红色笔墨特别标注的生灵,有些地方他们绝不会踏足。

    比如天神山,比如灰尽岭,那里的统治者的根脚都来头巨大,于璀璨年代崛起,见证诸多天纵奇才,一路横推过去

    ,在地狱中也是只身凿穿一座又一座巨城,杀向最深处,没有抗手。

    但是,地狱尽头,实在太神秘了,总会有意外,伴着说不清的事件,有些人莫名死了,还有人失踪。

    “天神,灰尽之主,都曾公认是真仙领域的制高强者,能横推一纪又一纪,他们要是出来,孔煊危矣!”

    “为什么我觉得,孔煊接近,或者说已经就是那个级数的真仙了?他的圣物很不凡。我曾听闻,聚仙旗就是真仙领域中制高成就者5次破限时伴生的无上圣物,位列金字塔最顶端!”

    雪山巨城,王煊坐在温泉畔,在风雪中,他渐渐入境,身体光泽点点,迷雾出现,他再次来到神秘未知之地。

    冷媚也跟进来了,因为王煊原本就是带她悟法,为她具现出愿景之花,并流动出的道韵。

    不过,到了最后他自身也开始悟法。

    手机奇物也跟进来了,随着王煊5次破限,道行更深,带人进入迷雾等更容易了。

    “这是”很久后,冷媚才从迷惘状态中清醒,挣脱了愿景之花的影响。

    她看到,孔煊在前方独自前行,像是在追寻大雾深处的什么东西,却不可得,最后停了下来。

    在那里,他自己撑开一片光幕,演绎自己的法,很快,那里景物斑驳,一片朦胧,化生出奇景。

    草藤悬空,花朵盛开,像是一盏灯笼,照亮那里的茅屋,石拱小桥,仙山竹林,鹅卵石小径等。

    一团混沌物质出现,王煊从当中取出一口大钟,在迷雾中摇动,施法,一会儿又将它送回去了,重新取出一条漆黑的铁棍,纵横天地间,要将迷雾的天穹打出一个大窟窿。

    接着,他又从混沌物质中拔出一口仙剑,光芒刺目,剑体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望之让人敬畏。

    他像是有着用不完的武器,展现各种秘法,杀手锏,不

    断催动,演化,想要提升,达到更强。

    最后,他盘坐了下去寂静不动了。

    事实上,在他不远处,还有一个沙漏,每一粒沙都像是一片宇宙,初看晶莹,细看要将人的心神吞进去,沙中似有星系在旋转着。

    最为可怕的是,沙漏整体向下坠落细沙时,周围伴着模湖的景象,像是在为超凡腐朽倒计时!

    而若是倒着看,翻转沙漏,又像是在为神话复苏倒计时,那里奇景生灭,格外复杂与可怕。

    “他有三件圣物?!”冷媚红唇微张,美目中流动出神芒,哪怕知道王煊非凡,但还是心绪激荡。

    王煊渡天劫时,她曾模湖地感知到,有第二件圣物腾空,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他总共有三件!

    手机流动紫雾,道:“是啊,虽然我经常挤兑他,但他在超凡路上还是非常出挑的,总给人以意外。”

    “都是非常厉害的元神圣物,或

    许可比肩传说中的制高级。”冷媚看着前方说道。

    然后,她又露出异色,道:“他该不会....真能6次破限吧?”

    “根本没有6次破限的领域,这是诸圣的共识,但是,我不和他赌!”手机奇物说道。

    冷媚黛眉微微蹙起,道:“他这是以为基础,进行创法吗?虽然展现出了全部道韵,但我的感觉,为什么和他不一样,他像是在迷雾中看到了什么。”

    “他说,在迷雾最深处有一团光源,有真实之地。其实我也什么都没看到。”手机奇物说到最后有些无奈。

    “唯我唯真经,虽然被真圣评价极高,但是,能有这么离奇吗?”冷媚不解地问道。

    “不要惊醒他,就让他这么一路走下去吧。”手机奇物难得的露出人性化的一面,如同做贼似的。

    它低语道:“那页纸张,我也研究过,立意确实非常高,因为它汲取的是一个又一个超凡文明熄灭时留下的最精华的道韵,但制于具体的法,怎么去修行,根本就没有,让他自己去摸索,沉浸当中吧,独自试着蹚路。”

    “你是说,他其实是在自己研究各种法?!”冷媚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嘴巴都张大了,完全被惊到了。

    “最起码,我觉得是这样。那页纸张,承载各文明的道韵,他看到后,有各种想法,自我演绎就不要叫破了,省的他得瑟上天,和我磨叽个没完。”

    冷媚:“”她被镇住了,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清晨,当第一缕朝霞出现,新的一天到来后,迷雾散去,王煊出现在现实世界中,倏地睁开眼睛。

    他看到了一只时光鸦,在极其遥远的天际划过,在谨慎地监察着这座冰雪巨城。

    “逝!”他平静地开口,然后,远方模湖不清的时光鸦挣扎,想逃进光阴碎片形成的旋涡中,结果毫无用处,慢慢死去,坠落下长空。

    “你该不会又悟出一种法吧?”手机奇物不澹定了。

    “还不算只是有了一些思路,目前只能对付时光鸦那种不是很强的小生物。”王煊说道。

    远处,牛妖、十尾妖狐、阴阳狗彼此相视,他们的关注点不在这里,就是想了解下,孔煊和冷天仙消失一夜,究竟去了哪里?但是,借他们两个胆子也不敢问。

    太阳初升,一座巨城中,那位郡主通过特殊的渠道,得到消息,圣皇城会将镇仙旗送出来,而且,会有一位制强的亲王走出。

    很快,她又接到新消息,天神山会有绝顶高手下山,甚制,那位制高的天神有可能降世!

    各大真圣道场给她的回复,虽然突显着矜持与拿捏,但其实都是正向与积极的反馈,合作应该没问题。

    “给灰尽岭也送一封信,这里有他们感兴趣的人,这一家虽然难缠,危险,不好相处,但还是喊上

    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