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瑟生婚 > 第631章 视频里的人是他

第631章 视频里的人是他

笔趣阁 www.xbiquge.so,最快更新瑟瑟生婚 !

    他不需要讲明那个“他”是谁,两人都很清楚。

    这个问题仍旧是开门见山,直击要害。

    孔向前一改往日里的嬉皮笑脸,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很是严正。

    沈瑟已经回答了很多遍这个问题,但她仍然改变不了接踵而来的疑问。

    她甚至在想,她跟程绍仲的事就这么引人好奇吗?是不是到了得发布一个公告的地步。

    孔向前见她的嘴角有些笑意,一时还迷惑起来,难不成他得到的消息是假的?两个人没啥问题?

    很快,沈瑟告诉他:“是啊,分手了。”

    孔向前差点被嘴里的咖啡呛着。

    他咳嗽了两声:“真的?!”

    “我可不喜欢开这种玩笑。”

    孔向前瞪着眼睛,嗓子眼儿还是痒的。

    沈瑟便不再看他,而是重新眺向远方:“今天天气真好啊。”

    “现在是谈论天气的时候吗?”孔向前已经恢复了正常,看着沈瑟毫不在意的样子,他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就一点不在乎?”

    沈瑟一怔,随即又轻轻笑了:“不然我要怎么做,痛哭流涕地去挽回,还是把自己关进小黑屋里,悲伤度日。”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孔向前有些烦躁,当然,以他的身份和立场来说,他也没有为了谁心烦的资格。

    沈瑟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意思是别说了,看看美好的景色吧,再说什么,就有点煞风景了。

    孔向前知道现在不是继续说下去的好时机了,他有些懊恼,本来是带着任务来的,结果无功而返,老大肯定会踢他的。

    果不其然,回去之后,其他人已经开始准备工作了,只有孔向前被喊进了老大的办公室,没一会儿又哭丧着脸走了出来。

    大家都已经习惯方进跟孔向前“相爱相杀”的关系了,这个时候都没有安慰的想法,反倒是打趣道:“哟,老大又怎么夸你了?”

    孔向前听得只想打人:“什么夸人?见过被夸的人是这个样子的吗?就知道你们一个个的喜欢笑话我!”

    大家哈哈一笑,对这个小插曲根本没放在心上。

    沈瑟也没注意,她仍旧按部就班地做自己的事情,偶尔失了神,也能很快调整过来。

    抓在手里的才是自己,也是最该珍惜的,这一点,她现在比谁都要清楚。

    ……

    安意在医院待了两天之后,就出院回到了学校。

    他的身体还没好利索,走路的时候姿势也有点怪异,同学们见了纷纷问他怎么了。

    他借口说摔到了腿,好阵子不能运动了,倒是也没让人生疑。

    日子又恢复了正常和平静,起码对于安意来说,现在的生活跟过去并没有什么两样。

    大学里的男生寝室是六人一间,上下通铺,环境比较简陋。

    安意住在上铺,对现在的他来说,怎么爬到床上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这天他回去的时候,其他两三个舍友正聚在一起看片儿。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大多都有这样的经历,互相之间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害羞的,都大大方方地分享。

    安意一般不跟他们一块看,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视而不见就好了。

    可是往日里都相安无事的场景,今天却莫名有点奇怪。

    舍友们看到他走进来,都不约而同地凝望过来,目光在他身上流连着。

    安意一开始没理会,直到他艰难地准备爬床铺的楼梯时,才发觉到下铺的几个人仍旧在看着他。

    “怎么了?”安意出声问。

    宿舍的老大平日里是个老好人,性格也好,这个时候却有些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什么话难以启齿似的:“没、没事……”

    安意便不再多问,收回目光,艰难地迈开腿,好不容易爬到了上铺,背后出了一身的汗。

    之后他直接蒙头睡了过去,也不管周遭发生了什么,反正他一点都不关心。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舍友们都已经陆续回来了,几个人都不愿意去食堂,于是点了外卖,各种麻辣烫炒面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大家也边吃边笑闹着,一切跟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整个宿舍吵吵嚷嚷的,安意略微蹙了一下眉,坐起了身。

    见他起来,气氛稍微安静了一瞬,之后老大热情地招呼着:“饿了吧,我多点了一份,一块下来吃啊。”

    说这话的时候,另外两个舍友一个劲儿地拿眼瞄他。

    “不用了,我不饿。”

    安意看了眼时间,晚上八点多,再闹一会儿,这帮人差不多也该睡了。

    他动作还是慢吞吞的,下了床,他找到自己的洗漱用品,去到了外面的公共洗手间。

    简单洗了洗之后,他又向宿舍走去。

    不过在他推门要进去的时候,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说话声。

    男生之间很少有窃窃私语的习惯,因而哪怕是说一些“秘密”,音量也并不小。

    “是他吧?我看着很像啊!”

    “不太可能吧,他可是标准的三好学生,怎么可能……”

    “这就是你见识的少了,有句话叫‘人不可貌相’,越是看着老实的人,背地里越是玩的开。不信你再瞧瞧,视频里的人不就是他?”

    “也对,看他最近的样子,好像是……”

    这句话还没说完,安意就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说话声戛然而止,大家的眼里不可避免地有些慌乱。

    老大刚才是没参与讨论的,这个时候更是担心安意听到了,于是猛地站起身。

    安意把洗漱的盆子放好,然后转过头,淡淡地说道:“有什么话可以当着我的面说,不用费心挑时间。”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这个时候说什么好像都有些不合适。

    安意缓缓地走过去,又说道:“你们刚才说的什么视频?打开我看看。”